建站目的:让潜规则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黄鸣第十次曝潜:太阳能路灯产品偷工减料粗制滥造

 

   来源:华夏时报

         

距上次“曝潜”不到两个月时间,5月11日,黄鸣把他的第10次“曝潜”发布会移师到了刚刚落成的中国首个消费安全警示馆——曝潜馆。记者在现场注意到,设立在山东德州太阳谷二楼的曝潜馆除了揭露太阳能行业“潜规则”外,还包括食品、医药等行业。

  “今后还会继续曝潜。”黄鸣在将近1000平米的曝潜馆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建成中国曝潜馆,旨在为国内制造一个启示,为国内企业树立一个道德底线,拯救中国制造。

  目的是“强标”

  黄鸣这次“曝潜”对准的是太阳能路灯。

  “年外无保无售后,年余变烂变黑道。”5月11日13时30分,面对台下数十位媒体的记者,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依然是高声斥责,“太阳能路灯产品粗制滥造,企业良莠混杂,导致全国上马大量的太阳能路灯垃圾工程。”

  “奥运太阳能路灯安装1年被拆除,北京市顺义区、怀柔区及黑龙江省大庆等地区一些太阳能照明垃圾工程被政府换成普通市电照明。”皇明太阳能光电事业部部长刘玉亮介绍说,太阳能路灯产品多以拼凑为主,而非自主研发生产,一些无工厂的照明企业更是这个行业的捣鬼者。偷工减料、粗制滥造使得产品质量无从保证,而在政府对路灯管理维修招标过程中,这些企业则以低价投标和暗箱操作,使得行业出现低质低价的垃圾工程,长此以往便陷入恶性循环。

  “究其原因,是因为国家标准、质检、售后等体系相对滞后,导致全国上马大量的太阳能路灯垃圾工程。”黄鸣说,太阳能路灯这个细分市场正在遭遇“昙花一现”的阵痛。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的专家看来,太阳能产品可靠性不高的根本原因是,当前实行的太阳能热水器国家标准技术指标过低。首先,检测标准落后。现有国家标准缺乏相应的检测指标和方法,小厂家因技术所限,根本无法做检测;其次,缺乏对配件选择的规定,“半成品”乘虚而入。

  “曝潜的目的在于强标。”黄鸣告诉记者,太阳能路灯市场与太阳能热水器行业的“低质低价”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成太阳能企业消失

  “不断揭露太阳能行业的短处,目的是为了行业的健康发展。”5月10日晚间,黄鸣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道,作为中国太阳能行业的带头人,实在不想看到整个行业倒下去。

  一个现实是,太阳能热水器市场供应充分,但市场的购买热情却并不高,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根本是在劣质产品。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太阳能热水器生产企业近5000家,但真正具有较强研发、制造能力的企业却并不多。一些作坊式企业生产的产品质量低劣,导致真空管不集热、水箱不保温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而水箱漏水结冰,冰坨伤人,管路开裂漏水的情况更是时有发生。这使有关太阳能热水器的投诉不断攀升,消费者的总体满意率只有33%-54%。

  此前的一份《中国太阳能热水器消费者使用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市场上近70%的太阳能产品在冬天存有安全隐患。

  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太阳能热利用专业委员会主任罗振涛指出,这七成“隐患太阳能产品”,不仅影响社会公共安全,损坏太阳能产品的声誉,更引发消费者对太阳能产品的信任危机。如果“标准问题”不解决,势必影响整个太阳能行业的发展速度,太阳能产品下一步发展令人堪忧。

  “我国太阳能热水器标准体系不完善,准入门槛低,而现有标准又未能得到很好的贯彻和落实,使得市场上的产品鱼龙混杂。”黄鸣认为,劣质产品不仅伤害了整个行业,也使得包括清华阳光在内的一大批太阳能企业倒了下去。

  真正的产业洗牌将开始

  “太阳能产品的市场只能会越来越大。”刚刚在济南参加了“太阳能与建筑一体化”研讨会的皇明太阳能品牌总监周春玲告诉记者,自今年起,济南市实施百米以下新建高层建筑和集中使用热水的公共建筑强制安装太阳能热水系统政策。政策的实施,给太阳能热利用行业带来的有机遇也有挑战。

  “仅以济南市为例,目前每年新增高层建筑中60%符合强制安装条件,预计每年新增6万多户太阳能用户,新增产值3亿元左右。”在山东省政府节能办原主任、山东省太阳能行业协会原会长郑晓光看来,一方面是产业陷入停滞,产能过剩迹象显现;另一方面是城市市场筑起坚硬的技术和质量壁垒。

  相关资料显示,我国目前有400亿平方米既有建筑,每年新增20亿平方米新建筑,这都将是绿色建筑的广阔空间,也将为太阳能热水器企业带来新的市场空间。

  目前35个省市相继出台了强制安装太阳能热水系统的政策,要求12层以下新建楼层全部安装太阳能,建筑节能标准提高到50%甚至65%的程度。这其中,包括山东的济南、烟台、潍坊等地。

  “有政策保驾护航,等于给产业设置了一道防火墙,让一些试图浑水摸鱼的企业望而却步。”国际金属太阳能产业联盟副秘书长陈讲运如此评价目前在山东太阳能行业已被讨论得沸沸扬扬的“强装令”,“也许,真正的产业洗牌就将从这里开始。”

  “政策引导发展不了光伏市场,只会误导方向。政府最该做的事情是建全标准和质检体系,加强监管,规范好市场,至于产业发展,不应该依靠政府有形的手,而是交给市场这只无形的手。”黄鸣说。

  ·半年不到太阳能路灯扛不住 需上门调试

  ·别再让太阳能路灯伤害老百姓的感情

  ·电池被偷 绕城高速数百太阳能路灯“瞎眼”

  ·芳园里太阳能路灯安装一年就坏损 谁该付费修灯

                                更多>

 

 

 

 
Powered by DedeCMS_V57_UTF8_SP1 © 2004-2011 DesDev Inc.
Copyright © 2012-2014 皇明洁能控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